扫微信小程序 快速找工作
拥抱新经济 “小老板”们不一样的“春天”
日期:2020-04-10 浏览

这个春天,对于港城的个体工商户来说“有点冷”。经过近一个多月的恢复,这些“小老板”们在默默适应着新的变化,主动拥抱新经济的到来。

恢复繁华 还需要一点时间

4月3日下午的盐河巷,冷冷清清。街区内的鲜芋仙店里,仅有一对夫妻带着两个孩子在这里吃甜品。店里的员工说,最近街区的人气还未起来。为了控制成本,他们的饮品全部下架了。

“恢复堂食后,我们店里的人气逐渐起来了。”相隔不远的一家串串香店老板说,“晚上,外摆和内堂全部可以坐满,但是客流量还不是很稳定,每天流水差不多是过去的60%。”

这意味着什么呢?在这条街上的一家童装店老板给我们算了一笔账,一个几十平方米的店铺房租每个月1万元,人工成本每个月5000元,再加上食材、水电费和进货成本,每个月开门就需要有近4万元的支出。目前,店铺客流不到过去的一半,销售业绩不到过去的一半,七七八八算下来,每天都在赔钱。说话间,老板娘的微信上有人询问童装价格。老板娘拿着手机,帮助顾客挑选衣服。经过近半个小时的“云购物”,老板娘顺利完成了一笔500元的童装销售。“现在,我们主要靠线上销售了,我待会儿还要给顾客送货上门。”临走的时候,老板娘说,他们家正在计划搬迁,准备将店铺移到房租便宜些的地方。

市委党校经济教研室主任卢山表示,个体户是最微观的市场经济主体,他们同民生的关系最密切最直接,因此,我市要加快出台政策,帮助服务业小微企业尽快稳定下来,让他们可以可持续运营。

接轨新经济 “小老板”们有一套

清明小长假,记者采访了海州区和高新区的商业综合体以及盐河巷、陇海步行街、民主路的部分经营者,采访对象涉及餐饮、零售、服装、住宿、批发、美容等多个行业。在采访中,记者发现当前港城个体户面临最大的难题就是流动资金紧张,房租几乎占到他们运营成本一半以上,其次是商业综合体内的管理费用、人工成本。

面对这样的危机,这群“小老板”们并没有坐以待毙,反而是积极求生。在海州区万润街的一家甜品屋,记者意外地发现了墟沟一家知名寿司店的寿司被摆在冰柜中。店主人看到记者疑惑的眼神说:“这些是卖的!”原来,这两家店的老板是朋友。在日常的开店过程中,发现彼此的客人之间存在共性需求。早前,虽然双方会根据顾客需求给顾客送货,但是没有形成固定模式。因为疫情的影响,甜品店和寿司店的生意都不太好,大家就彼此约定,相互铺货,希望带动消费。“目前这种交叉铺货的情况还是比较理想的,我们店里的寿司一般到下午就可以卖出近7成。”

联合自救是“小老板”们的自救秘籍之一,而直播带货则成为大多数“小老板”的共同选择。“我家的凉粉主要销售群体在市区西面。最近靠着直播团购,几乎销售到了全市。”老海州一家老字号凉粉店的老板娘分享了她的营销秘籍,原来她的侄子发现很多社区团购号在求购凉粉订单,于是就帮助她开设了凉粉团购。通过和一些社区团购合作,她家的凉粉卖到了东城区,甚至“远销”东海。“现在出来买东西的人还是没那么多,一盆凉粉一天都不一定能卖完。通过团购,我每天六七盆凉粉都卖得出去。”老板娘笑着说。

机遇厚爱有准备者 “小老板”们忙创新

创业热情高,但是创新能力不足;靠天吃饭意识强,自我革新意识不足……面广量大的个体工商户们在疫情下暴露出其发展的弊端。

面对危机,同市场最接轨的“小老板”们也在主动思考变革。“我的新店本周就将开业了,主打龙虾。我们的理念是打造一家同星巴克一样有品位的龙虾店。”在康缘创业园,一家火锅店的老板自信满满地说,“我们的困难不小,与其怨天尤人,不如继续前进。暂时的困难其实对我们来说也有启发,如何在这样的困境下生存,关键还是靠创新产品。为此,我们重新思考了自己的店铺的设计和客户维护。目前思路已经清晰了,我们连云港本地的龙虾星巴克餐厅即将开张。”

“我们今天刚刚开业。”在苏宁广场附近,一家主打轻奢女装的品牌店在清明节打开店门。在店里,记者看到店主人正在线做直播。店铺内各种衣服、鞋子、饰品成为直播间内最重要的商品。“我们店铺本打算过年的时候开业,但是因为疫情影响被耽误了。虽然开业时间迟了,但是我们一直在通过直播的方式同网友互动,大家一起来参与整个店铺建设,取得了很好的效果。不仅店铺开业时候的流量上来了,而且顾客也习惯在网络上购物的方式,线上线下双重营销可以有效引流。”